屈原以秋兰以佩优美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5-23 我要投稿
【www.johncubota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屈原站在汨罗江的拐弯处,向上游眺望,汨罗江上游清流奔腾的水,如在清洗他的血管,正在冲淡他心中的忧郁和纳闷。

  屈原看着东方的阳光斜铺在江面上,晶亮的水流中清雾腾起,飘在上空翻动如一条楚龙漫游。他又向西北天空望去,那里的云如一条秦龙腾雾,正虎视耽耽的瞪着楚龙。汨罗江两岸的丛山密林中,突然刮起一阵清风,起劲地托着楚龙腹部。可那楚龙畏畏葸葸的眯起小眼往后退缩。屈原凝望着身子开始发抖,泪珠夹带着雾水渐渐下流,浑身的血似乎是在倒流!他心想,楚国的前景暗淡难道是天意吗?不,事在人为吧!

  一道正午的中夏阳光照射在屈原的后背上,他顿时感到身子灼热冒汗,心如火烫一般。他从小在江边长大,懂水性会游泳。他深知,知水性者江水是朋友,不知水性者江水是冤家。他毫不犹豫地跳在江里,在冲浪中起伏,心情如浪漫少年一般,自由如鱼儿一般,想象力如野马一般,心肝的抒情如星月一般。

  屈原游进江边翠绿丛中,把江离草和辟芷草披在肩上,香草气刹那扑满全身,连五脏六腑都侵透了清香。他又玩起了孩堤时的游戏,把秋兰草编织成绳索佩围在腰间,又让兰草索条挂满下半身,他浪漫得像巫术大师。他上岸后在河边奔跑,他要与大自然融会一体,他要把身上的清香气带给楚国百姓。他奔呀跑呀感到气喘呼呼,不像青少年时代锐气洋溢。乐极生悲。他感到光阴如箭怎么勤奋也赶不上,他感到岁月飞快的流逝心里发慌,他更感到理想抱负难推行而感觉黯然。

  屈原深深地闻着身上的青草香,抖抖身上湿漉漉的衣衫,对着开阔激流的江水,顶着夏日的骄阳,大声唱出辞句:“扈江离与辟芷兮,纫秋兰以为佩。汨余若将不及兮,恐年岁之不吾与。”

  他的歌声激起了阳光波动,激起了江面水花飘起,激起了香草兰花更清香。他壮年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,他手拿着酒壶深深地吸了一口,坚定的步伐走向远方!天上一块厚厚的夏云缓缓移动,他的青衣背影在江边绿翠丛中随风移动,汨罗江水中的鱼儿高高的蹿起向他的背影张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