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世界,没有谁不可以失去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6-12 我要投稿
【www.johncubota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漫长的监考中,思绪翻飞,偶尔地想起了一对夫妻:他们曾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中专同学,看起来,大概是民办教师考上的师范民师班。同在一个单位上班,双双地来,对对儿去,形影不离。也许是年龄稍大,也许是性格使然,没有再学习,也不交朋友,朝九晚五,掉队般的默默偏安于一角。女的一直在空寂的文书档案室里守着几个冰冷的铁柜。据说身体不好,免疫力极其低下,到死都没查出确切的病因。男人对她也算百依百顺,相伴出入,曾让多少人不解地羡慕着。

  意外的是,她死不到半年,便传出一个天大的笑话:一位坐台老小姐(30多岁)逼婚不成,跑到单位宿舍楼下骂街:“×××,你给我出来!早也要,晚也要,一天要几次,现在你不要我了?连面都不敢见了?”传来传去,全单位都知道了,大家肚子也都笑疼了。骂街风波之后不到一年,男人便跟某乡镇妇女干部结了婚。五十多岁的年纪,快乐的像换了一个人,衣着也干净整洁多了。

  时过境迁,再回头看看,才发现,那张朝夕相伴的脸上,并非是满足的表情,终日相伴的不过是良心,是责任,是敷衍罢了。

  忽而有些感伤。一则网络段子说:“别拼命,别累着,累死老公别人的。房子别人住,存款别人花。”多么可笑的现实!死者长已矣,生者且偷生。对于她男人,逝去了,如一缕细风,从身旁掠过,杳杳远去,从此再无踪影;对于众人,她更是微小到一粒尘埃,没有人在意过她曾经存在,不会在任何人心里留下任何的印痕。偶尔的,有人谈起那个名字,也是因为那个档案室的冷清与阴森,仅此而已。

  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,没有谁能成为谁的全世界,没有谁不可以失去。顺治为鄂妃弃江山于不顾,三郎苦守清灯到天明,都是遥远的沃土上开谢的故事。历史风卷残云,烟尘过处,便是繁华落尽,荡涤无存的水泥丛林,浅浅的风景,淡淡的人情。在这个浮躁的时代,人在人的心里都轻如微尘。微信上常转一篇文章,文章中引用了一个寓言:一只蚂蚁爬在狮子背上过了河,然后得意洋洋地对狮子说,“哈哈,谢谢你背我过了河。”狮子回答道:“你来,我不知道,你在我身上,根本就没有分量。你走,也不必告诉我。”故事告诉我们,别把自己看得太重,其实你并没有多重要。爱情也好,友情也好,甚至亲情,都是轮回中离合的浮云。拥有时,且自珍惜;失去了,听凭风语。天地间相遇了,一起走一遭,牵手赏落花,看夕阳;分道了,挥挥手,不诉离殇!

  没有谁离不开谁,没有必要云为天暗淡,溪为山哭泣。花容凋零,树依然青藤缠身;把自己困在自作的茧里,太阳照常天天升起。鱼爱上了水,水爱着海,鱼追随着水而去,无怨无悔,遍体鳞伤,直至奄奄一息。然而,鱼用生命换来的,却只是水被大海忽略以后的突然明白。真爱也好,痴心也好,痛苦也罢,不甘也罢,拿得起,放得下,没有什么可以执著到伤害性命也不回头。这世界,牛顿,爱因斯坦,乔布斯,都可以失去,你的世界,还有谁不能失去?

  “怀念”这个词,有如远去的玛雅文明,除了专业书刊的噱头,使用率已经越来越低。清明祭扫,感情过往,很少有人沉下心来,认真地去怀念一个人,怀念一段情。那么,我们又何必为难自己?

  人世间再美好的相遇,只是某个时间段,恰好你也在这里,他也经过这里,偶尔遇见了而已。没错,这就是缘分。但缘是什么?缘这东西,说不清,道不明。犹如一个绳结,绳子长着呢;好比一段旅程,路途远着呢。大可不必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。来来去去,一站而已!缘来随缘住,缘尽随缘去。平静,宽容,深邃,温柔,心海汪洋,接纳你的来去,接纳我的悲喜。一个美好的人,最美好的温柔便是沉静的接纳,“不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,还是接纳一个人的从此不见。”任凭沙石跌宕翻腾,我如如不动,深静如镜。

  一段旅途,一个陌生的你,一个陌生的我;一段感情,一个认识的男子,一个熟悉的女人,如此而已。如果你是我心海的一朵浪,自然的,你会追随我海角天涯,流成一首岁月的歌,翻起生命里最美的浪花;如果你是我黄昏的夕阳,自然的,你会披我一身柔美的霞光,洒满我身后走过的所有旅程。不用逼,不用追,赶不走,请不来。痛碎一地缤纷,留不下的,终究要随波逐去;付出百分柔情,请不来的,终究是塞上牛羊空许诺。生命是自己的,旅程需要自己走。还是那句话,来是一个人来,走是一个人走,没人能陪你到最后。疼痛,只是一种破茧而出的领悟。如果哪一天,抗拒忆起的人,突然频频出现在梦中,平静而清晰,那么,疼痛的胞已开始化脓,离痊愈也就不远了。

  打理好自己的心情,微笑着,浪迹天涯。山水风云,都是你生命的背景,还有相伴过的那些人。旅途本来艰辛,做一个生活的舞者,开一路灿烂,留一路芳华,独自摇曳,自成佳话。遇见时,把岁月泡成一盏昔归古茶,清丽,婉约,淡雅,杯底留香,深韵绵长;幽静处,要一杯卡布基诺,浓香氤氲中,任往事迭起,层层轻荡。美好的遇见,一次便可回味一生,再遇则是遥遥无期的等候。这世界,谁都可以失去,唯独,心不可以。心自在,独木亦成景;沙海深,百树不算林!